郵箱登陸 | 繁體版 | 無障礙瀏覽
首頁 走進宜都 政務公開 政務服務 公眾參與 便民服務 陽光信訪
 
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宜都
【國慶特別報道】我與祖國共成長
字號:[ ] 發布日期: 2019-09-29 瀏覽次數: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視力保護色:

  湖北宜都網(融媒記者 陳凡 朱敏)1949年出生的人,是那么的幸運,他們與共和國同齡,他們見證著共和國的成長!70年的風霜,70年的歷程,70年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就是新中國發展巨變的見證者和親歷者。

  徐榮耀:祖國大發展 “故事”路更寬

  熱愛文藝的徐榮耀從小就接觸嗩吶、二胡,還喜歡唱歌跳舞。讀初中時,群眾文藝工作活躍,到江蘇求學的他開始進入正式的劇團演出。

  “當時正是樣板戲紅火的時候,《蘆蕩火種》、《沙家浜》都出自那個地方,我就參加當地的淮劇團跟他們唱淮劇。”時光流轉,轉眼到了1970年,正值青春年華又充滿激情和夢想的徐榮耀下鄉來到紅花套鎮農村參加生產勞動,“當時的農村沒得什么文藝活動,勞動人民唯一的娛樂消遣的方式就是講故事、日白講古。”

  恰恰在此期間,和徐榮耀一起下鄉的還有湖北省文化館群眾藝術館的兩位館長,“他們帶來了很多圖書,就要我講故事,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我就走上了講故事的道路。”

  徐榮耀送到田頭地角的第一個新故事,是反映農村新風尚的《七葉一支花》,群眾聽后一個個都笑彎了腰,那苦中覓樂的生動場面深深地感動了他。邁出了第一步,他便暗暗下定決心:要與故事終身為伴。

  改革開放初期,文藝活動逐漸復蘇。僅靠圖書、報刊上的段子遠遠滿足不了聽眾的需要,彼時的徐榮耀又開始提筆進入取材于現實生活的故事加工創作。

  他首創的第一個故事,便是將舊故事改編而成的《下半輩子》。隨后,新創故事《錢瞎子算命》又登上了《宜昌報》。從此,徐榮耀創作和搜集傳承民間故事的腳步就再也沒有停止過。

  “彈指一揮間,我已從藝50年。這50年來,我把宜都的故事從窮鄉僻壤、茅舍田邊,講到鄉鎮縣城、工廠機關和學校,講到了宜昌九縣一市,講到了湖北劇場洪山禮堂,講到了首都北京的老舍茶館和人民大會堂,講到了日本東京和美國紐約。”如今,文藝市場的開放活躍,為他的故事提供了更廣闊的舞臺和更豐富的題材。

  隨著祖國發展的日新月異,徐榮耀的故事也將會不斷推陳出新。“有一份熱發一份光,我將會為我們宜都市的文明創建、為我們的祖國繁衍興旺,為我們的鄉村振興作出自己的貢獻。”

  潘洪森:三尺講臺寫春秋 今昔對比話變遷

  潘洪森是一名退休教師,也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成長的歲月,他隨著共和國曲折的歷程,經歷了風風雨雨。作為一位古稀老人,他感受最深的還是教育日新月異的變化。

  1956年,7歲的潘洪森在龍潭河小學開始啟蒙教育,高中時期趕上文化大革命,無書可讀的潘洪森回到了農村這片廣闊天地。1971年,峰回路轉,有著一定文化知識的他有幸被推薦為公社的民辦教師。“泥腿子”變成了“教書匠”,登上了燎原中小學講臺的潘洪森,在民辦教師崗位上一干就是10年。

  “當時的教育要求一直強調的是班班要有教室,人人要有課桌凳,這就說明有很多學校連課桌凳都沒有,甚至有些班都不一定有教室,都是租的民房。”回想起當時簡陋的教學條件,潘洪森記憶猶新。

  1980年,潘洪森順利考取了宜昌師專,也完成了從民辦到公辦身份的轉變,1996年,農村“普九”到來,經過大伙共同努力,潘洪森所在的學校也順利通過“普九”驗收。

  進入新世紀,鄉村教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教育事業也一步步向著實現兩個“跨越”邁進。

  “教育教學現在很多都是現代化了,那個時候教課都是在黑板上寫,現在都是做成課件了在教室放,教學手段也都改變了,也包括現在教師都是本科,還有的是研究生。”

  現在,從教39年的潘洪森在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學生后,自己也光榮退休,但讓他感到最自豪的就是把自己大半生都奉獻給了宜都教育。

  宋一秀:土地改革釋紅利 幸福生活甜似蜜

  “祝您生日快樂!”9月23日,在兒孫的祝福聲中,宋一秀老人迎來了自己的70歲生日,從小就輟學種田掙工分的她,怎么也沒想到能靠著這些田地吃飽穿暖,過上好日子。

  “當時做一天工,能評十分,換成錢最多也就是兩角多、三角多。”1976年,能干精明的宋一秀被推選為三江公社一組組長,1981年,三江村實行分田到戶,宋一秀積極響應改革政策,帶頭按下了分田到戶的紅手印,還挨家挨戶入戶宣傳動員。幾年下來,家家有了余糧,村民很快就嘗到了分田到戶的甜頭。

  “當時村民的思想是吃大鍋飯吃慣了,好像分田就是走回頭路了。事實證明,我們的選擇是對的,原來在生產隊一年只搞得到幾百塊錢,現在一個勞動力就可以搞個兩三萬塊錢。”宋一秀回憶。

  分田到戶后,盡管每畝田要交70到80元不等的上交款,但阻擋不了大家忙生產忙致富的熱情。一時間,三江村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后來,國家取消了農業稅,不僅不繳稅,種田反而有了補貼。

  “現在農業稅也取消了,村民還能領取惠農補貼,一畝田有80多塊,這么好的政策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70年來,宋一秀從未走出過這片生她養她并為之付出過的土地,在她看來,在好政策的幫助下,只要堅韌和勤勞,土地便不會辜負每一個耕耘者。


掃描二維碼收藏本頁面鏈接
分享到: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網站幫助
版權所有:宜都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Copyright Yidu China Reserved.
宜都市民E家安卓版
宜都市民E家IOS版
ICP備案號:鄂ICP備08004134號-1

鄂公網安備 42058102000021號


網站標識號:4205810011
五分赛车计划数据分析软件